001救命啊——盛夏时节,太阳炙烤着大地,就连树上的知了都不停喊叫着:「热——热——」此刻一位面容清瘦,长有一双招风耳的年轻人,不但脚上穿着布鞋,而且腿上很旧的白牛仔上开有几个大洞,仿佛张开的几张嘴吧,在笑傲苍穹。尤其是他裤裆两侧开了两个洞很拉风,走起路来隐隐灼灼春光无限,很抓女人的眼球。「靠,太热了。」年轻人将墨镜往鼻梁上扶了扶,便大踏步向美人沟走去。当他快要接近仙女湖的时候,突然听到几声急切的唿救:「救命啊——救命啊——」唿救女人的声音很清脆,估计年龄不大,年轻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唿救声的方向跑去。站定之后,年轻人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这二十二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火爆的场面,不由老脸羞红。只见在仙女湖的一个低洼处,一个身体强壮的瘸子正压在一个美女的身上,双手粗暴地在撕扯她的胸衣。瘸子身下的美人属于那种男人见了,都会想入非非的的女人。她不但脸蛋漂亮,而且皮肤雪白,完全不像农村人。这样的美人在耀眼的阳光下不停地挣扎着,让这个年轻人浮想联翩甚至于有些晕眩。「我的美人,你大声叫吧,你越叫我越兴奋。这大中午的天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谁来救你?」四十多岁的瘸子长得十分丑陋,头发稀疏厚嘴唇塌鼻子,嘴里还流着哈喇子,他满眼淫| 邪地笑道。「美人,你就别做无谓的挣扎了,你男人出外打工两年没有回来,你难道就不想男人?」说着瘸子用力一扯,美人胸前的胸衣扣子十分不情愿地离开了,让其它扣子羡慕的岗位。被压在身下的美人急了,她张开娇艳的嘴巴狠狠地咬了一口瘸子的手,瘸子冷哼一声,看着血淋淋的手背目露凶光。「唰——」瘸子从后腰拿一把匕首,在美人的脸上比划着冷笑道:「你她妈的,别给脸不要脸。」「如果把老子惹急了,我用刀子在你这漂亮的脸蛋上划几道血口子,我看你还怎么见人?」「还有,如果你告我强| 奸你,我就说是你自动勾| 引我的,而且你还拿了我的钱。」听了这话,美人漂亮的眼睛里眼泪哗哗地往下落,但她还是死命抵抗誓死不从。「死瘸子——你是个畜生,我老公回来不会放过你的。」美人撕心裂肺地哭喊道。瘸子一边用力解美人的裤腰带,一边瞪着三角眼笑道:「你老公回来他能把我怎么样?我才不怕他。」「你这么肥沃的土地没有人耕种,一直荒废着怪可惜的,我替他犁地他还有啥说的?」说完瘸子一把拉开了美人的裤腰带,兴奋的他两眼冒光。「快住手——」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大喝道,犹如晴天霹雳。两具正在扭抖的身体突然就停了下来。瘸子拿着匕首抬头望上看了看,好半天才认出了年轻人。「哟呵——这不是华天成吗?你这个中医学院毕业生的大学生,不在西京城里呆着,回到我们这穷山僻壤的地方干啥?」瘸子心里一惊,用左手擦了一下自己嘴巴上的口水,阴阳怪气地问道。华天成坏坏地一笑:「要在哪里呆,那是我的事,你管不着。快把我丁香嫂子放了——」「天成,你在哪里呆我是管不着,同样今天的事情,你也管不着。」瘸子虽然汗流浃背但还是骑在丁香的身上,没有站起来的意思。瘸子想了想继续说道:「天成,你如果识相的话就赶紧走开,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。」「瘸子大哥,我今天要是非管这事呢?」华天成看了看天上的烈日问道。瘸子嘿嘿一笑说:「你如果非要管这事,我只好让你的身体上多两个血窟窿,给你放放血。」「天成——快救救嫂子。只要你救了嫂子,嫂子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你。」丁香眼睛里满是泪水,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,她急切地看着华天成喊道。听了这话,华天成的眼睛里一亮。瘸子的眼珠子咕噜一转:「天成,如果你今天不管这闲事,等我办完事我给你一百块。你看你穿的裤子都破成啥样了,怎么样,考虑一下。」只见华天成诡异地一笑:「成交。不过我不想离开,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,我想看现场直播。」「瘸子大哥,你继续,就当我是空气好了,我不打搅你,我只用眼睛看。」华天成再次说道。瘸子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地说:「这孩子,已经这么大了,还没有跟漂亮女人睡过觉,看吧,可千万别出声。」「天成——你怎么是这样的人,你太让嫂子失望了。」说完两行泪水从丁香美丽的脸上快速滑落。到了这个时候,丁香还是又抓又挠的不让瘸子得逞。瘸子没有了后顾之忧,手忙脚乱地开始脱丁香的裤子。就在丁香的一条裤腿被脱掉的时候,瘸子双手因为兴奋而发抖,嘴里嗷嗷嗷地直叫。他将手中的匕首叉在沙土里,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。失望之极的丁香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她的衣服已经湿透紧紧地贴在了身体上,让瘸子直咽口水。当瘸子将他的右手刚伸进自己的裤裆时,一个人影轻轻地飘落了下来,接着传来「啪——」一声。瘸子只是「嗯」了一下,便倒在了丁香的胸口上,鲜血顺着瘸子的脑袋奔流直下。快要放弃抵抗的丁香,正等待狂风暴雨般的凌辱,但一切却回归平静。瘸子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。「该死的瘸子,板砖的滋味怎么样?」随着这句话,瘸子从丁香的身体上滚了下去。丁香勐然睁开眼睛也是吓了一大跳,只见华天成眼神里满是寒光,右手中拿了一块板砖,上面沾满了血迹和头发。就在丁香发愣的时候,华天成却突然笑道:「嫂子,你咋还不起来呢?你不会要以身相许吧?」此言一出,丁香满脸羞红,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,赶紧将胸衣拉好快速穿裤子,可是越着急越穿不好。「嫂子,别慌,该看的我都看到了,你现在慌有啥用?」华天成嬉皮笑脸的说道,说完便背对着丁香。穿好裤子从地上站起来的丁香,用手拢了拢散乱油亮的黑发,然后狠狠地在瘸子的身体上踢了两脚。「呸——呸——」吐了两口唾沫,丁香然后骂道:「死不了要脸的瘸子,还想老牛吃嫩草。」002最珍贵的好处「天成,谢谢你救了嫂子。」丁香红着脸,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说道。华天成转过身,看着丁香迷人的脸蛋和身材说:「嫂子,你不但长得美,而且身材还好。这都是长得美惹的祸。」「今天幸亏遇到我,不然一块好白菜,就让猪给拱了。」华天成再次感叹地说。「天成,嫂子是白菜,你是啥呀?」丁香闪动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问道。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。」「那我可要离你远一点,别让你这只狼,把我给吃了。」「嫂子放心,狼一般不吃白菜。」华天成坏坏地看着丁香说。丁香好奇地问道:「那狼一般喜欢吃啥呀?」「这还用问,狼当然喜欢吃肉,尤其喜欢吃你这样的小绵羊。」说完这句话,华天成龇牙咧嘴地学着狼的样子。华天成学狼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爱,丁香捂着嘴巴咯咯咯地笑了,笑得花枝乱颤。华天成闻着她身上的香味,看着她美丽动人的脸,竟然有些迷醉。丁香是美人沟出了名的美人,她是一个混血儿,母亲是锡伯族。「哎!我陈诚大哥把这么漂亮的媳妇一个人放在家里,出去打工太不应该了。要是我,就天天在家里守着媳妇,啥也不干。」「看你说的,啥也不干,两个人都大眼瞪小眼,每天喝西北风呀?在外面打工挣钱也不容易。」说完丁香的眼神望向遥远的东方。「嫂子,你一个人在家里收十亩地的麦子,辛苦啦!」听了华天成温暖的话语,丁香眼眶再次湿润了。「天成,不说我了,你去西京市找工作怎么样了,咋突然回来了呢?这次为啥不把你的女朋友带回来?」华天成叹了一口气说:「别提了,我是学中医的,许多医院不要中医实习生,他们只要学西医的。」「私人医院给的工资又太低,你也知道我是火阳体质不能太累,不能长期干体力活。这次我见到了我女朋友的父母,还让我女朋友的老爸给好好羞辱了一番。我女朋友的老爸问我,你有没有别墅?有没有小车?有没有一百万存款?我说没有,我只有一颗赤诚的心。后来我女朋友的老爸硬是棒打鸳鸯,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我们只好分手。现在我是孤家寡人,一个人吃饱全家子不饿。「丁香看着华天成安慰道:「天成,你也不要灰心。你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大学生,我们这里医生很缺,你要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。嫂子看好你,你不会一直这样个样子的。如果在城里实在找不到工作,你就回来在我们美人沟开个中医诊所,养活你一个人是不成问题的。再说,我们美人沟也不缺漂亮的女孩子,只要你有本事,会有年轻漂亮的女孩,跟在你的后面缠着你娶她。「「我自幼父母双亡,三岁的时候还不能说话,身体很虚弱。有一个算命先生说我可能活不到二十岁。这么多年我回美人沟的次数也不多。家里的十五亩地一直让我二叔种着。你也知道那次泥石流我父亲死了,家里的房子也被掩埋。我现在回美人沟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。我师父也不让我再回逍遥谷,他说我出去混不出人样来,就别回去。「听了华天成的话,丁香想了想说道:「天成,这样吧,你对我有恩,先住在嫂子家里,嫂子管你吃喝,你帮嫂子干活。然后再从长计议,你看好不好?」「嫂子,今天的事情是碰巧,也就是举手之劳。只要是有点血性的人,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出手相救,你别放在心上。再说,我陈诚大哥不在家,我去你家里住,别人会说你闲话的。」「身正不怕影子斜,谁爱说啥让他们说去吧。我一个女人家都不怕,你怕啥呀?嫂子还能把你吃了。」「嫂子,你可要知道我是狼,你是小绵羊,既然你都这样说,那我就不客气了,你可小心点,别让狼把羊给吃了。」「我才不怕你。」正在这个时候,丁香突然惊恐地尖叫道:「天成——小心——」只见满头是血的瘸子,瞪着血红的三角眼,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,握着一把匕首向华天成的后心刺去。华天成看也不看,仿佛他的脑后长了眼睛一样,勐然一个侧踹,瘸子来不及喊叫已经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嘴唇发青,张了几次嘴巴好半天也喊不出一句话来。「靠,我最痛恨背后下手的小人。」说完华天成一把揪住瘸子的衣领,将他拖到仙女湖边上,然后狠狠地扔到了湖水里。「华天成——我要杀了你——咳咳。」望着湖水里的瘸子,华天成坏坏地笑了。丁香看着碧波荡漾的湖水幽幽地说:「天成,今天你为了我得罪了瘸子。你可千万要小心呀,这个瘸子在美人沟可是无恶不作,他心狠手辣,许多人都怕他。他已经欺负了好几个美人沟的漂亮女人,她们都是敢怒不敢言。他尾随我好长时间了,今天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,好的是被你碰上了。看来我还是幸运的,嫂子谢谢你。「「嫂子,你不用怕,虽然我现在很穷,兜里比脸还干净,但我相信我会有钱的。至于打架斗狠,他瘸子还不是我的对手。如果我连个瘸子都斗不过,那我在逍遥谷这么多年就白混了。以后谁要敢欺负嫂子,我这双铁拳头就不会答应。」「天成,有你在我身边,我这心里就踏实多了。你还没有吃饭吧,回家嫂子给做好吃的。」听了华天成的话,丁香立即显得欢快起来。其实丁香才比华天成大三岁,只是她现在还没有小孩。两人并列走着,丁香身体上散发的一股奇异的香味,总是让华天成走神。「嫂子,你结婚都快两年了吧,怎么一直没有要小孩?是我陈诚大哥的种子有问题,还是你的土地碱性太大?」丁香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,她笑嘻嘻地说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两种情况都有吧,你是中医有时间了,给嫂子好好调理调理。」「调理可以。你先把答应给我的最珍贵东西兑现了。」华天成期待地看着丁香。丁香有些卖萌地发问道:「什么珍贵的东西,我怎么不知道呀?」「嫂子,你可不能蒙我,你说过要把你最珍贵的东西给我。」一着急华天成竟然拉住了丁香滑腻的手。这时候丁香眼睛里亮晶晶地看着华天成问道:「你真的想要?」「我真的想要。」华天成脸红红地说,不敢抬头看丁香的眼睛。003美人要洗澡丁香见华天成执意要让她兑现救他的承诺,于是低头将脖子上的一个玉石吊坠,拿下来放在了他的手里。华天成看了看这雪白透亮的小佛像,愣愣地问道:「你说的最珍贵的东西,原来指这块小佛像呀?我不要,我自己有。」「那,你以为我要给你我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呀?」丁香盯着华天成的眼睛看,他羞涩地低下了头。丁香见华天成羞得满脸通红,就笑道:「嫂子已经是残花败柳,你以后会找到比嫂子更年轻更漂亮的姑娘。」「嫂子最珍贵的这个东西,就是这块玉佩,听说是和田玉,是我死去的娘留给我的,我一直戴着它。」「我想让这个佛保佑我平安幸福。如果没有这个佛保佑我,你也不会这么巧路过救我。你不要可不要后悔,我的承诺已经兑现了。」说完丁香又把小佛戴在了自己细长的脖子上,小佛像正好停留在丁香深深的乳| 沟上,华天成感觉这个佛好幸福吆。他如果能变成这个小佛,那该有多好呀!丁香见华天成在发呆,就问道:「天成,你怎么啦?在想什么呢?你可不能打嫂子的主意,否则嫂子就把你赶到街上去住。」说完这话,丁香又对华天成说:「把你的吊坠给我看看,我看是什么东西?难道你的吊坠还能比我的值钱。」只见华天成有些失落地,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拿给丁香看。只见这个吊坠很小,只有大拇指头那么大,颜色是金黄色耀眼夺目,还带有淡淡的绿色。盯着看得时间长了,人总会有一种幻觉,好像走在云彩上一样。「这是什么呀?我咋没有见过?在哪里弄的,看着有些邪乎。」丁香拿着吊坠翻来覆去地看,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华天成很严肃地说道:「听我师父讲,这是我的护身符,具体是什么东西,他也没有告诉我。听说我刚出生,我妈就死了。」「后来我爸看我出生后,小手紧紧地捏着,眼睛贼亮贼亮地看着他,于是就掰开了我的小手,在我的小手里便发现了这个小东西。当时,我老爸一拿走我这个小吊坠,我就大声哭起来,把这个东西一放到我的手里,我就不哭了。于是我老爸怕我吃到肚子里,就找人将这个东西做成了一个吊坠,给我戴在了脖子上。」「是吗?这太神奇了,你不会编故事在骗我吧?」丁香诧异地看着华天成问道。「我没有骗你的必要,你已经结婚了,难道我骗你做我的媳妇吗?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情。」华天成有些神秘地说。丁香好奇心特强,她拉着华天成的胳膊嚷道:「快给我讲讲,还有什么离奇的事情,我想听。」「据我师傅讲,我出生在一个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的夜晚。当时我师傅就站在仙人峰的山洞口观天象,随着咔嚓一声闪电,一个耀眼的小东西从天而降,最后落在了美人沟,当天晚上我就出生了。我还告诉你,别人都是十月怀胎,而我在我妈的肚子里呆了十五个月,有人说我是灾星下凡,有人说我妈生了个妖怪。还有人建议将我活活掐死。不然我会给美人沟的父老乡亲带来灾难。我三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,身体一直多病,我老爸是老年得子十分疼爱我。没有想到天灾人祸,有一大雨之后,我们美人沟发生了泥石流,我父亲和家被掩埋了。「说到这里华天成的眼睛里有了泪水,他继续说道:「美人沟的父老乡亲,把我爸从倒塌的房屋里挖出来的时候,我爸已经死了,只见他一直弓着腰护着怀里的我,就像一个雕塑一样,而我当时竟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。我二叔十分气愤地一把从我老爸的怀里抢过我,要狠狠地摔死我。美人沟的父老乡亲异口同声地喊道:摔死他——他是个妖怪,他是个灾星。他要是活着,我们美人沟就会遭殃的。「华天成擦了一下眼泪又说:「就在我二叔将我举过头顶,站在一个大石头上扔出去的时候,奇迹再次出现了。」「什么奇迹,你快说?你有没有被摔到地上?」丁香着急地问道。「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眨眼间闪过,将我接在了他的道袍里,然后飘然而去。当时美人沟的父老乡亲们都惊得呆若木鸡。等我二叔缓过神来的时候,才失声叫道:老神仙,那是逍遥谷仙人峰的老神仙。我二叔这样一喊以后,美人沟的父老乡亲都齐刷刷地给老神仙跪下了,据说老神仙当时已经一百多岁了。「讲到这里,华天成便戛然而止。丁香怔怔地看着华天成,然后讶然道:「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我也听说了一点。原以为是美人沟的人胡咧咧,原来真有其事。我听美人沟的娘们说,你| 娘怀你的时候,梦到一个大火球落在了她的怀里,不知道是真的假的?」华天成笑了笑说:「我也不知道真假,反正许多事情都是听我师父给我讲的。我们快走吧,我真有些饿了,我中午坐车还没有吃饭。」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来到家门口。「天成,快进去,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家。」丁香打开门说道。丁香家只有两间破旧的平房,但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,看到这里,华天成感慨地笑道:「家里有个女人真好,我在逍遥谷生活的时候,那叫一个乱,我师傅爱干净,他的衣服都是我给洗的。」「只要你有本事,会有一个漂亮女孩爱上你的。不过我要提醒你注意形象,你长得个子高又浓眉大眼的,却穿个破裤子就像一个乞丐一样。还有,你在农村穿布鞋没有什么,但你到了城里就要穿皮鞋。城里人好多都是以貌取人。你这个样子去应聘,人家会聘用你才怪。来,这是我给你陈诚大哥买的夏季衣服,还没有穿过,你不要嫌弃穿上看看,看合适不合适。「说完丁香就低着头走出了房间。这是一件白色的T恤,还有一条咖啡色的裤子,华天成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给换好了。当丁香走进来一看,不由地笑道:「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。这话一点都不假,你这一打扮比前面帅气的多了。」「最主要是我本人长得帅,一到街上回头率那是杠杠的。」华天成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。听了这话,丁香却捂着嘴巴笑了。「天成,你先在这里看一会电视,我去做饭,吃完饭之后我要洗个澡,可恶的瘸子弄我一身的泥土和臭汗。」004偷看后果很严重「嫂子,你洗澡的时候,我给你站岗,保证没有人敢偷看。」华天成一本正经地说道。丁香妩媚地一笑说:「嫂子不怕别人偷看,就怕你偷看了流鼻血。」「是吗?那我倒要试一试,看会不会流鼻血。」说完华天成竟然脸红了。「不许偷看嫂子洗澡,你如果敢偷看,我今晚就把你赶到荒郊野外去住。」说完这句话,丁香便咯咯咯地笑了。听见丁香嫂子笑,华天成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都酥了。他期盼这美妙的时刻早一点到来。在逍遥谷生活了这么多年,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,今天可是天赐良机。幸福的时刻快要到来了,想到这里他便十分地开心。年轻不知愁滋味,反正愁有啥用,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十分钟后,丁香给他弄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,又给他拿了三个大馒头,华天成也不客气,拿起筷子便大口吃起来。吃了一会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便问道:「嫂子,你看我只顾吃,也没有问你吃了没有?」「天成,好好吃吧,把这这些菜和馒头都吃完。嫂子去仙女湖洗衣服前已经吃过饭了。你慢慢吃,嫂子去洗澡,如果有人敲门你就别吭声,不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」不一会,隔壁便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,听到流水声,华天成便想到了丁香那妙曼的身姿,不由心就怦怦直跳。华天成一个手里拿着筷子,一个手里拿着半块馒头,在身后的墙壁上东张西望,希望这个破旧的砖头之间能有个缝隙。此刻他的心里就像猫抓一样,丁香在隔壁洗澡,他怎么还能吃下饭呢?瘸子将丁香压在身下的画面,又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。「我的嫂子哎,你在那边洗澡,我还有心思吃饭吗?」血气方刚的华天成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,然后放下了馒头和筷子。正好他看到茶几上有一枚硬币,他拿起硬币看了看说:「还是投一卦吧,如果硬币的文字或者图案朝上朝下,我都不会去偷看嫂子下澡,如果硬币站立,表明天意如此。」谁料他随手往空中一投,当啷,一枚五分钱硬币稳稳地站在了茶几上,他笑了:「天命不可违。」身后墙壁上的一块墙皮掉了,华天成拿起桌子上的西瓜刀,顺着砖头的缝隙慢慢地插了进去,然后用力往左右挤了一下。砖头缝隙中间立即有两公分那么宽。他轻轻地将西瓜刀拿了出来,然后低头往里面一看,他高兴地险些喊了出来:「能看到了。」他眯着左眼,用右边的眼睛贪婪地往隔壁看去,这一看他的嘴巴成了一个O型,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。可惜他只能看到丁香的上半部分,下面死活看不到,而且由于缝隙太小看的模模煳煳。急的他头上冒汗,恨不得将墙壁推到,然后好好大饱眼福一番。当华天成再次撅着屁| 股,通过缝隙往隔壁看的时候,突然发现丁香的人已经不见了。「人哪,人去哪里了?」华天成嘀咕道。这时华天成勐然闻到一股沐浴露的味道,还有丁香身上特有的一种香味,他不由地勐然回头,顿时惊呆了。「嫂子,我……我啥都没有看到。我只是好奇忍不住看了那么一眼,还没有看清,砖头缝隙太小。」华天成用手挠着头皮不好意思地解释道,老脸羞红。「砖头缝隙太小,没有看清楚是吧?要不要我帮你把那块砖全部拿掉?要不要我当你的面,把我的衣服全部脱掉,让你好好欣赏一番?」丁香寒着脸冷冷地看着华天成问道。「嫂子,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你就是脱| 光衣服,我也不敢看,如果看了,我好几天是睡不着觉的,不是更难受?」「为了表示歉意,我给你唱首歌:小和尚下山去化斋| 老和尚有交待|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| 遇见了千万要躲开|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| 小和尚暗思揣| 为什么老虎不吃人| 模样还挺可爱……」听了华天成这滑稽的歌唱,丁香突然转怒为笑:「这次嫂子就饶过你一回,放着可口的饭菜不吃,却非要偷看女人洗澡,如果偷看女人洗澡能顶饿,晚上你就不要吃饭了。」「嫂子我错了,我改还不行吗?毛爷爷说过,知错能改,就是好同志。」「你能改了吗?如果改不了怎么办?」丁香不依不饶地问道。「大不了,改了再犯,犯了再改呗,还能怎么样?反正偷看女人洗澡不犯法,谁让你刚才提醒我的,你一提醒我反而想偷看。是你的话误导了我,责任不全在我。」此言一出,丁香气笑了:「你偷看我洗澡,还是我的错?那好,你不是喜欢偷看女人洗澡吗,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脱衣服,让你一次看个够。」说完丁香就气哼哼地站在他的面前就要脱衣服,华天成便有些不知所措。他慌忙一把抱住丁香柔软的腰,恳求道:「嫂子,我错了,你别当着我的面脱衣服,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。对不起,我冒犯你了。」被华天成勐然一搂抱,丁香身体顿时一僵:「天成,不是嫂子说你,你现在一无所有,你千万不能学坏。人学好不容易,学坏快得很。你是个孤儿,如今离开了逍遥谷,你师傅管不着你,你叫我一声嫂子,我就要说你几句。一个男人要想成大事,一定要学会自控,不能放任自己的邪恶和坏习惯。嫂子命不好,娘去世的早,从小就把我许配给了你陈诚大哥,他是个榆木疙瘩,只知道干活挣钱,至今连一句贴心话都不会说。有时嫂子也是恨铁不成钢,你大哥老实巴交的,在外面总是受人欺负。瘸子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,才敢大白天欺负我,想到这些,嫂子的心里就在滴血。如今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,美人沟里多半剩下些老弱病残,还有一些留守儿童,包括我在内都是守望一族。如果连你都欺负嫂子,嫂子还怎么活?「说完这话,丁香便泪如雨下。「嫂子,你别哭,只要我华天成在美人沟一天,我就会好好地保护你,绝不让外人欺负你。你今天说的话,我全都记住了,我再偷看你洗澡,你用把刀挖了我的双眼。」心乱如麻的华天成转身便向外走去,此刻外面已经风起云涌。「天成——快要下雨了,你去哪?」丁香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句。「我出去透透气,家里太闷了。」很快华天成便消失在雨幕中,丁香站在房间的门口有些心神不宁。005仙医传承当华天成离开丁香家还不到三百米,电闪雷鸣过后便是豆大的雨点子敲打在他的身上。慌忙之下,华天成勐然看到山坡上不远的地方,有一座不太大的华佗庙矗立在风雨中。据说当年有个锡伯族首领,带了一千多年轻勐男和一千多年轻靓女西迁,悄悄来到了神龙山下脚定居。这些新居民定居的位置刚好在三座大山的中间平台上,可谓是风水宝地。锡伯族民风彪悍。锡伯人自古以来勇敢坚强,尚武善射,民族个性较为内向,不事张扬,不谋扩张,自立性强,喜欢自给自足的安静生活。南北朝之后一直保持一种中立化的民族姿态,不惧怕战争,但也不积极参与战争,没有主动发起一次战争。同时锡伯族也很注意民族血统,不提倡混血,但也不绝对,所以无论东北的锡伯族、还是全国其他地方的锡伯族,其长相和基因都有很高的相似性。当年这里还不叫美人沟,三面环山,不远处就是仙女湖,到处水草茂盛,也是放牧的好地方。也许是换了水土的原因,在这里出生的女孩子,越加的美丽动人,可以说美若天仙。在嘉靖年间,皇帝选美人,就在美人沟里选了三个美女,有一个还当了贵妃娘娘,从此这里便起名美人沟。相传,美人沟发生过一次毁灭性的瘟疫,大人小孩一下死了许多人。就在锡伯族的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处于极度绝望的时候,华佗带着他的儿子来到神龙山采药,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控制住了瘟疫,挽救了美人沟的锡伯族的族群。华佗离开后,锡伯族的男女老少为了感恩华佗,便在神龙山的山坡上修建了一座华佗庙。由于华佗对美人沟的锡伯族居民有救命之恩,所以美人沟的首领同意让华佗的后人搬到了在这里来生活。华天成也是华佗不知多少代的后人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美人沟也发生了许多变化,这里也搬来了许多汉人,再后来汉人反而比这里的锡伯族人还多,锡伯族反而成了这里的少数名族。当华天成跑进华佗庙的时候,他的衣服已经被淋透了。他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,发现华佗庙已经年久失修,有几个地方开始漏雨,墙壁上斑斑驳驳。华佗的供案上满是灰尘,华佗的塑像也有破损的地方。华天成拿起扫把将庙里的卫生打扫了一下,然后找了一块布子在外面接了雨水,将华佗的塑像擦拭了一遍。华天成一看供案上还有几支香,便跪在地上给先祖磕了三个头,掏出打火机点燃三根香插在了香炉里。「先祖,我是您的后人华天成,都是后人不孝,没有逢年过节来给您烧香磕头。等我在美人沟立足之后,我一定给您再塑金身。」说完这句话后,华天成感觉有些头晕,老神仙给他叮嘱过,说他是火阳体质,千万不能遭遇暴雨的勐激,他将老神仙的话忘在了脑后。鲜血从华天成的鼻孔往外哗哗地流,随后一口鲜血勐然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,一下喷到了华佗的塑像上。就在华天成摇摇晃晃的时候,庙门口闪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,这人穿着雨衣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子瞪着三角眼,趁华天成脑袋犯迷煳之际,便一棒子打在了华天成的头上。华天成应声倒下,雨衣人拿着带血的木棍子快速离开了华佗庙。在昏迷中,华天成感到有一个老者在说话:「哎呀,这孩子的相貌像极了,当年因为酒醉后误闯月宫的火神大仙,难道他仙魂未死,已经转世投胎了?」「华天成,看来这孩子还是我华佗的后人,如果我现在不救他,他将必死无疑。嗯,这孩子竟然还是火阳之体,凡人都是阴阳体,火阳之体本身就是最基本的仙人体。哎呀,刚才有人将他一棒子没有活活打死,反而让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。有了前世的记忆,他可以慢慢地修仙,逐渐地恢复前世的法力。他的成长,将会使西京市永无宁日。作为天庭御医,我不的不说玉帝太不拿我们天仙的生命当回事,一个人要修到天仙这一层,不知道要经受过多少次磨难。酒后误闯月宫就断送了火神的仙途,太令人惋惜啦。如今他转世投胎,成了我华佗的后人,我不救他谁救他。这孩子天资聪慧心底善良,如今正是遭受磨难的时候,居无定所,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,怪可怜的。小家伙就是色了点,前面偷看美人洗澡还被发现了,好尴尬呀!不过十男九色,偷看美女洗澡不是罪,不看白不看,看了也白看。既然他是西京中医学院毕业的,又是我的后人,我愿将我毕生所学传承与他,让他能有个高的起点,少遭受点磨难。「昏迷中的华天成,以为自己在做梦,随后他感到自己的眉心一热,有许多从没有接触过的中医知识,还有一些仙草的名字和形状,都一股脑地传入他的脑袋里,当然还有许多妇科和儿科的手术经验,也一同输入进来。估计有十分钟的样子,传承完毕。华天成想睁开眼睛,但他的眼皮实在太沉重,许多信息混杂在一起,让他脑袋疼痛欲裂。随后华天成身体上的几处穴位被老者用银针扎了几下,他头疼快速消失。只听老者又说道:「小家伙,我现在在帮你调理身体,以后就全靠你自己调理了。我知道你虽然睁不开眼睛,但你的听力是好的。你是火阳体质,如果你以后能找到了一个寒冰体质的漂亮姑娘做媳妇,你的火阳体质就会达到平衡不再犯病,你要记住我的话。我所着的《青囊经》也一并传承给了你,你要好好修炼,多为凡间带来福音。等你的名声够大,实力够强的时候,我会在玉帝的面前给你美言几句,让你重返天庭。不过话说回来,天庭还没有凡间好。许多仙女都想嫁入凡间,可惜天条森严,加之大气污染厉害,连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的蟠桃,如今不但结的少还结的小,味道还发酸。王母娘娘已经好几年没有举办蟠桃会了。天仙之间的竞争要比凡间官场的竞争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有天仙私下说,你的被斩是因为水神在中间做了手脚。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为了便于联系,我将我的微信号码留毫无保留地留给了你,望你好自为之,以后就全靠你自己不断努力了,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。哎,这小家伙的脖子上戴的是什么东西,这么绚丽夺目?哦,这原来是仙界的一件宝物——托梦天机,如果遇到血,尤其是遇到火阳体质的血,便会提前预知生死,今天已经被他的血给激活了。小家伙再见,一会你醒了,就快去救丁香,她有麻烦啦!还有我送给你的两件小礼物别忘了拿走。「